>
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黄子平教授讲述沈从文作品中的,一个乡下人在城里

- 编辑:优发国际网址 -

黄子平教授讲述沈从文作品中的,一个乡下人在城里

3月18日下午,文学院“视界人文讲座”第六期——“沈从文八讲”如期开讲。本次讲座由文学院客座教授、著名文学评论家黄子平教授主讲,文学院张洁宇教授主持。

5月6日下午,黄子平教授“沈从文八讲”系列讲座第四讲“一个乡下人在城里”于公共教学二楼2102教室开讲。中国人民大学党委书记靳诺,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马俊杰,文学院院长孙郁,文学院党委书记朱冠明等到讲座现场问候黄子平教授,并和同学们一起聆听了本场讲座。

4月15日下午,黄子平教授“沈从文八讲”系列讲座之第三讲于公共教学二楼2102教室开讲,该讲座由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举办,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教研室张洁宇、孙民乐、姚丹几位老师到场和同学们一起聆听了讲座。

4月1日下午,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第九届文学节“文学与时代”系列讲座第一场暨黄子平教授“沈从文八讲”系列讲座第二讲,在公共教学楼2101教室举办。黄老师用生动幽默的语言,为在场师生带来了一场学术盛宴。

此次讲座是“沈从文八讲”系列讲座的第一讲,主要围绕“沈从文的意义”这一主题展开。黄子平教授认为,沈从文“被经典化”的过程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史框架大变动的一部分,体现了当代中国政治意识形态对文学史建构的深刻影响,但是近年来沈从文研究陷入了“凝固化”的困境,他希望通过对沈从文的重新关注来再度激活这一研究领域。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黄子平教授从“苦闷的象征”、“爱欲传奇”、“爱欲的流向”三个方面展开这一新颖的话题,讲述了沈从文早期作品中这一不为人所重视的文学现象,为大家还原了一个原初状态的写作者沈从文。他指出沈从文写作初期对于郁达夫式的写作的延续,以自叙传的形式描写生的苦闷和性的苦闷。黄子平教授接着提出,沈从文的作品风格在吸收了新月派诸家的建议后一改自我暴露和自我抒情,也进入了后来专注于写“苗公苗婆恋爱、流泪、唱歌、杀人的故事”,很好的整理了沈从文的创作转变。

黄子平教授从“湘西何处”“期待的乡愁”“伦理和地理”三个方面依次展开,讲述了自己对“沈从文的湘西世界”这个命题的研究成果。黄子平教授认为,“湘西不在任何地方,就在我们的讨论中”。他指出沈从文“湘西”概念的历史变化,也从学术史的角度追溯到赵园最早提出的“湘西世界”这一概念。

黄子平教授还重点梳理了沈从文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中从“无”到“有”的过程。在中国现当代文学史重新书写的过程中,沈从文被发掘并被载入文学史,完成了沈从文“被经典化”的过程,丰富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内容,也极大地扩展了中国现代文学史的版图。黄子平教授还从张中行《负暄琐话》有关于沈从文的趣闻讲起,引入了人文观察的视角。

黄子平教授在文学院担任客座教授已有三年,在期满之际他为校内外师生带来“沈从文八讲”系列讲座,分享他关于沈从文的最新研究成果。前几场讲座,黄子平教授就“沈从文的意义”、“湘西世界”、“原始情欲”等主题与同学们分享了其研究成功和体会,而此次主题名为“一个乡下人在城里”,以地域为脉络展现沈从文这位“乡下人”的创作。

在分析了沈从文描绘湘西世界的多部作品后,黄子平教授提出了沈从文赞赏“爱欲的超越性”的观点,认为沈从文受到了周作人的“情绪的操练”的影响,从而得出了沈从文“情绪的体操”这一理论观念的来源。

黄子平教授也不忘提醒听众,在沈从文清新质朴的文字之后,实则“蕴藏的热情”和“隐伏的痛苦”。黄子平教授认为沈从文重塑了人们的“湘西想象”,他的乡愁与他人不同,是一种“期待的乡愁”或“想象的乡愁”。并从去阶级性、当下的怀旧和方言写作三个角度分析了沈从文的湘西给人带来的时空困惑,最后,他谈到沈从文的文学叙述对于湘西地理空间生成的影响。

讲座结束后,同学们就沈从文再研究的可能性等问题与黄子平教授进行了交流。

本场讲座中,黄子平教授从“北京的文学青年”、“上海的职业作家”、“边界、划界、越界”三个方面讲述了沈从文由乡村进入城市的生活背景和文学活动,展示了来自湖南湘西的沈从文由20世纪20年代北京时期的文学青年到30年代上海时期的职业作家的身份转变。其背后逐步确认了对于“乡下人”的身份认同,并深刻体现在沈从文丰富的文学创作中,黄子平教授将之称为“边界写作”。他指出沈从文的创作一直着力于车站、渡口等这些具有边界意味的地方,以一个乡下人的眼光审视城市社会,而同时,沈从文的边城之地并非一个封闭独立、尚未开发的地方,它本身便是世界的一隅,在我们认识到它之前,它已经被编进了世界结构之内。实际上,沈从文在写作中对于湘西世界的呈现也经历了一个从牧歌式到传奇式的变迁,这正是上海、济南等城市经验对于沈从文组织、呈现情感和欲望形式带来的影响。

接下来,黄子平教授讲述了沈从文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对于初期过分自我抒情的反省,指出沈从文通过对郁达夫、郭沫若、新礼拜六派的讨论和质疑进而完成这种反省。黄子平教授还颇有见地得提出早期“爱欲的流向”的两个方向:革命文学和都市消费文学,这也构成了后来文学界的两大主力。在讲述的最后,黄子平教授还引用夏志清的看法,认为沈从文的文学观念是“保守+批判的自由主义”。

讲座结束后,文学院师生就“文学想象与地理空间建构”、“沈从文传记的写法”、“沈从文的边缘地位与靠近主流的心态”等问题进行讨论。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在分析了“边界”之于沈从文的意义之后,黄子平教授联系了巴赫金的边界理论,表明“人整个地生存在边界上”,并指出“边界”是沈从文研究的一个有力切入点。

讲座的最后,黄子平教授又一一回答了同学关于传记批评的问题,讲座为大家带来了许多新的思考和启示。下一场讲座将于5月6日在公共教学二楼2102教室举办,敬请关注。

文学院第九届文学节“文学与时代”系列讲座将陆续开展,敬请全校文学爱好者关注。

讲座的最后,黄子平教授又一一回答了关于语言价位、青春话语以及商业对写作的冲击等内容的现场提问,为大家对沈从文的新思考、再解读都带来了很大启迪。

图片 9

本文由新闻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黄子平教授讲述沈从文作品中的,一个乡下人在城里